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四季歌文学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(鼓励中文名字)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42|回复: 54

[原创] 我也聊聊儿时四合院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28 10:23
  • 签到天数: 30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发表于 2023-4-16 22:4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欢迎你来注册,这里有更多的热心朋友期待你的加盟参与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(鼓励中文名字)

    x
          母亲去世后,我与父亲相依为命。父亲出去工作,便将我托付给大院的邻居照看。大院像个大家庭,院子里大人、孩子对我格外亲近,我不觉孤单。平日里,不论谁家做好吃的也总想到我,时不时地送来一盘饺子、几张糖酥饼、一碗鸡汤、两条煎鱼……在邻里的关爱下,我很快从丧母悲痛中走出来,在大院里一天天长大。
          大院是两进大四合院,青堂瓦舍有二十余间房。有间帯门洞的大门,进院还有间二门楼。
          二门里住十家,上房五大间,房东柏家分两户住。东屋三大间,祖孙三代七人。柏老爷子柏久青,是我大伯父的朋友。我父亲称柏久青为大哥,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后,爷爷就是借柏久青的马车,将父亲送出沈阳城的。那辆马车还在,平时就停在院子里,下雨天停在二门楼下。
          老年间柏家曾是一农户。有几亩菜园,院内开设一个小豆腐房。柏家祖上靠卖菜、卖豆腐为生。柏家豆腐有一种特殊的香味,很受人们喜欢,做出的豆腐总是供不应求。后来人们发现,柏家院门前那眼井,井水清洌甘芳,用这井水做豆腐才有特殊的香味。于是每年春节前,周边乡邻做豆腐时都到柏家这井取水。因这井在八王寺附近,后称“八王寺井水”。
          后来柏家拴了两头牛,弄了辆车,做了几个大木桶,起早贪黑不停地向城里拉水,开始了卖水生意。起初给城里几个大豆腐房送水,接着给各大茶馆送、给大酒店送,后来给各富户送。牛车慢,改用马拉水车。
          柏大伯年青时子承父业,当时马拉水车已发展到几十辆。大北街铁岭道胡同柏家大院,两层院落二十余间大瓦房。就是柏家事业最兴旺时建的。爷爷因贩马与柏家有了联系,大伯父与柏家少东家柏久青成了朋友。柏家后来不卖水了,在中街开了间茶社与大伯父石印社比邻,两人关系更密切了。
          柏大娘是位满头白发慈祥的老太太,与我母亲关系很好。母亲病重时她几乎天天来探望,她还将一只正在下蛋的母鸡杀了,熬鸡汤给母亲喝,补身体。母亲去世那天,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,抱住我亲了又亲,才放我去伯父家。以后几年里,老人家对我照看最多。她常亲我的脸,又揑住我的耳唇,一边轻揉一边说:“小老虎,耳大有福,长大了会好起来的。”
          父亲有时下班回来晚,我站在大门洞前昏暗的路灯下,盼望父亲归来。这时柏大娘总会出现在我身边,默默无声地陪我站在那。实在太晚了,就将我领到她家,在她那吃晚饭。
          参加工作前,我曾回大院,看望她,看望邻居们,她老得牙都掉光了。她握住我的手老泪纵横,边哭边说:“虎子啊,长大了,可算熬出头了!”。
          她儿子工科大学毕业,得了肺结核在家疗养。那时候肺结核是可怕的疾病,怕传染别人在房后搭一间小房,将他与家人隔离起来。后来他终于病愈了,与他一起离开那小房还有一架木制洗衣机,是他在病中研制的。放在院子二门里井台边,供大家用。很好使,衣服与水放进去,用手摇动铁制手柄,里面有带木浆叶的轮子转动,一会衣服就洗好了。大家洗衣服时,我好奇觉得好玩,常去帮助摇动手柄。
          柏家夫妇有三个女孩,老大文青比我大两岁,老二文芙比我小两岁,老三文媛比文芙小两岁。文青长大后考上长春一所大学。
          正房西面两间,住一位黑发老太太与女儿女婿和一个小男孩住在一起。黑发老太是柏久青的二夫人,已另立门户单独过。这老太太性格孤僻,不大爱讲话。女儿女婿是知识分子,为人随和。那小男孩与我小三、四岁玩不到一块。
           东西厢房各住四家,东厢房北面那间是邱家,夫妇两人两个男孩。邱家男人长得又高又大我称邱叔,与父亲很谈得来。他在一大工厂当会计,曾常资助我家。两个男孩大的叫大亭,二的叫二亭。大亭,大我两岁,二亭,比我大一岁,常在一起玩。大亭会吹笛子,吹得很棒,晚饭后,院子里经常飘荡他悠扬的笛声。
          中间是周家,周叔周婶夫妇两人有一小女孩,周家是上海人,与前屋郑家在一起做生意,每逢节日一群上海人总在周家聚餐。叽哩哇啦的上海话,让院子里的小孩很新奇。聚餐时他们喜欢吃鳝鱼,在井台边宰杀时,院子的小孩常去围观。条条活蛇似的鳝鱼,被割得血淋淋的将小女孩都吓跑了。
          周家小女孩叫赛芳,比我小一岁。一次我领长石、小玉、小宣、文芙、赛芳,去小河沿万泉公园玩。进公园个头超过一米的小孩也要买票,为逃票跳铁丝网,赛芳不小心刮烂了裙子。下午回家,她妈让她跪在搓衣板上,跪了一晚上,晚饭都沒让吃。我们几个小朋友找她爸去给她说情,她妈才饶恕她。
          厢房南面那家,与紧邻耳房平房那家都姓刘。厢房夫妇俩年青,小孩也很小。我称刘哥、刘嫂,他俩很喜欢大院里的孩子们,对我格外好。有好吃的好玩的常不忘招唤我。
    平房刘家是老俩口,子女在外工作,男人也总出差。刘家女人缠足是小脚,我称刘大娘,大家称小脚刘家。她温和慈祥,很喜欢小孩子。我在院里游戏时,她常在旁边看,不时拍几下手,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      西厢房北面那间是祖家,祖大伯曾是柏家马车夫。后来租借柏家马车,在市内拉乘客。那时汽车少,出租车都是马车。祖大伯套车、卸车时,我常去当帮手。特别是卸车,将马从套里拉出来让我牵着,马从套里出来后,兴奋地先在地下打三五个滚,再牵回马棚吃草料。马打滚时小朋友们常围观,我牵着马,感觉挺自豪的,小朋友都很羡慕不时地与我抢牵马的缰绳。用马尾丝做套,捕麻雀这招是祖大伯教我的,奖励我帮他干活。
      老夫妇有一女儿己成年,长得很漂亮,个子高挑、白净、细眉大眼。因婚事精神受刺激不太正常。她犯病时,大家把院子大门锁上,防止她跑出去。她不犯病时,对院子里小孩很友好,见面时总爱拉拉手、拍拍头,大家与她也很亲近,亲切称她为祖大姐。大姐有一好嗓子,她心情好时,从祖家常传出来“四季歌”“康定情歌”等动听的歌声。
      中间是郭家,住着一位独身老女人。郭大娘吃斋信佛,她家常飘出缕缕清烟。平常见她总手捧经书,嘴不停地嘟嘟嚷嚷。她喜欢小孩子,常教我们认字。我与小朋友玩“天下太平”这个游戏,就是她教的。玩时两人各在面前画一个大田字格,用石头、剪子、布,赌输赢。赢的在田字格写一笔笔划,看谁的田字格最先写满“天下太平”四个字,谁就胜了。这“天下太平”是我儿时最先认识的四个汉字。
      我家紧靠郭家,住在西厢房北面第三户。
          靠我家南边那间平房住的姓王的一家。一位老太太一儿子两孙子,儿媳早年病故了。儿子叫王者兴,老太太还有一己嫁人的女儿叫王者香,每隔十天半月常回来看母亲。王者兴养了一辆毛驴车,靠给人拉货为生。两个孙子老大叫王满文,读高中,老二叫王满武,我刚上小学一年级,他已上初中了。满武哥心灵手巧,曾组装一台矿石收音机,常借给我听音乐、听故事,儿时觉得很神奇。  
         老王头不在世了,大院里的人谁都沒见过。父亲说那老王头,一定是饱读诗书的人。根据是他给两个孩子起的名字有学问。儿子叫王者兴,取自《孟子.公孙丑》“五百年必有王者兴”。女儿王者香,出自孔子之口“兰当为王者香”。
          据传,孔子晚年周游列国,不得志。六十八岁时从卫国返回鲁国,在归途中看到一丛兰花摇曳于荒草之中,忍不住叹息道:“夫兰当为王者香,今乃独茂,与众草为伍,譬犹贤者不逢时,与鄙为伦也。”意思是,兰花应当为王者奉献香气,现在却与荒草生长一起,长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?!犹如贤能的人生不逢时,埋藏在普通人中,空有满腔抱负而无从发挥。寓孔子自己怀才不遇,晚年落迫。
          王叔爱喝糊米茶,就是将大米用锅炒糊了,沏茶喝。有时加进炒糊了的大枣,沏出的茶,枣香、糊米香、香气四溢。他喝茶不用杯,一把小紫砂壶,常握在手中。嘴对壶嘴不时地来一口。
    大门两旁各住两家,东面是张家、孙家。
          张家夫妇两人有个小孩白白胖胖的,大人叫他小白。
          孙家,海城牛庄人祖孙三代五口人。一位老爷子,夫妇两人,两个男孩,大的叫长石,小的叫小玉。
    西面两家,郑家上海人与赛芳家人一起来沈阳做生意。夫妇两人一个小女孩,母女都很漂亮。小时候总见小女孩流鼻血,一流鼻血,脸色总是青白、青白的。后来小女孩不见了,再后来两大人也搬走了。
          比邻郑家的是周家,周家夫妇俩在大北街开个机械加工厂,周家媳妇是孙老爷子的女儿,长石的爸爸在厂里当车工。周家有一男孩叫小宣,长石的爷爷就是小宣的姥爷。
    小宣、长石都比我小两岁,还有更小的小玉,都是我儿时亲密的玩伴。哪里有热闹也一起往前凑。
          一次,附近一家工厂的仓库着火了。大人们去救火,我们蜂拥而至去看热闹。见一辆辆红色的救火车开来了,一个个头帯铜盔,身穿厚厚的怪怪的白帆布衣服的大小伙子跳下车,从车上扯下一条条头上带铜管、白色的帯子。他们将铜管对准大火,只听站在车顶上一大汉猛地一吼:“大大地马力开!”瞬间白色带子都鼓了起来,一个个铜管头喷出条条长长的水龙,扑向大火。水汽蒸腾,水龙不断地吞噬大火,火红的火焰越来越小,最后化作浓烟消散了。
      以后几天在大院角落里,常看见小玉领着一群四、五岁的小男孩常凑在一起玩火。他们面向墙角冲着火堆,稚嫩的喊声齐吼:“大大地马力开!”,一阵哗哗声,火被浇灭了。他们一边转身一边系裤带,脸上露出满足、得意的笑容。
           还有一天下午,我们一群男孩在街上玩,忽见远处西南方向冒出浓烟。我们以为又着火了,就猛往那个方向跑。跑出胡同到大北街上,见大人、小孩也有不少人往那边跑。渐渐地汇成人流,流到浓烟处。见人山人海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。人们大声呼喊“飞机掉下来了!”。
    一听是飞机掉下来了,我们想看真飞机是什么样子,小朋友们担心开飞机的叔叔伤了没有。于是我们在人群中,向里面拱。拱过了一层,又一层人群,终于拱到了最前面。累得大汗淋漓,一个小伙伴还将脚上一只鞋,挤丢了。
          眼前的情景让我们目瞪口呆:浓烟已经散尽了,一个银色庞然大物扎在倒塌的废墟中,机头扎进废墟,尾巴向上翘。飞机翅膀跌碎了,散在那。这里曾发生过大火,倒塌的房桇木头已经烧成碳,有持枪的解放军战士守在那。
          我们又绕到机头附近细看,看见机舱已碎裂,机身被烟火熏黑。怱然,发现在我脚下灰土中,有一块巴掌大小厚厚的玻璃。我拿起一看不像玻璃,比玻璃轻,从玻璃碴口看一般是绿色的,这块却是白色的。我望了望飞机,想,可能是机舱玻璃碎片。我用衣袖拭去上面的泥土,又使劲擦了擦凑近眼前细看,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。我将它使劲在裤子上磨擦,再放在鼻子下在嗅,香气更浓。我捡到宝贝了。小伙伴争着挨个闻一下,都喊“好香!好香!”
          我想将它弄碎,每个小伙伴分一小块。我用石头砸,怎么也砸不碎。后来小宣从他爸厂里拿回一根钢锯条,才将它分割成几块。锯的时候那个香啊!满屋子都是香气。
    到现在也没弄清楚是什么飞机,怎么掉下来的。猜想是敌机入侵,解放军高射炮打下来的。
          后来街道办大食堂缺砖瓦木料,来人将二门楼及院墙拆了,大门洞也堵上了,堵上的门洞又住进来一家。是霍家两兄弟,哥哥打工,弟弟读书,读高中。霍老二有一只眼睛眼珠混浊看不见东西。霍老二很要强,平时学习刻苦,节假日总想方设法挣几个钱贴补家用。记得青玉米下来时,他背大麻袋去二三十里的乡下收青玉米,扛回来摆在大街上卖。大院里的人关照他,十棒、二十棒地买。买多了,他就往家里送,让我给他看堆。有时也弄来地瓜、土豆等蔬菜卖。他卖菜那几日,大院各家餐桌上几乎都是相同的饭菜。
          大院最热闹的时候就是除夕夜,三十这天下午,年的气氛浓浓的。院子里各家就开始忙碌起来,门旁贴春联,屋里贴年画,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。煮肉香、炖鸡香、煎鱼香、……大院里弥漫着各户飘出来菜香。
      大人们忙做年夜饭菜,小孩子们格外清闲。小伙伴们聚集在一起,相互展示着、攀比着手中各式烟花、鞭炮;各种色彩鲜艳的小提灯;男孩子手中各式木制漂亮的大刀、宝剑、红樱枪;脸上黄天霸、张飞、孙悟空…各类不同英雄人物脸谱面具。准备着天一黑就燃放手中的花炮。有性急的,将手中的摔炮不时扔出三、五颗,院中传岀“啪、啪”响声。
           吃过年夜饭,天渐渐黑下来,门前的灯笼点燃了,大院里亮堂堂的。小朋友手中的提灯也点亮了,各自的烟花、小鞭、小炮陆续点燃了。风火轮、钻天猴、七彩弹、小火箭、大转盘……各显身手,地上旋转的、天上飞射的,火花闪闪,响声不断,五彩缤纷。大家笑着、拍手叫着、振臂欢呼,沉浸在欢快中,院子里飘荡着阵阵欢声笑语。
      除夕夜十一点半多钟,各家大人都到院子里,辞旧岁迎新春,重头戏上演了。高升炮,一声接一声隆隆响起,天空中炸开一朵又一朵烟花。五千响、一万响大挂鞭,点燃了,一串串爆炸声震耳欲聋。邻院也鞭炮声大作,整个胡同、全城鞭炮声轰鸣。院子中间几个大烟花发威了,条条火龙,冲天而起,在夜空爆发,化作火树银花,孔雀开屏,天女散花、流星雨…簇簇烟火,映照夜空,整个城市都沸腾了。那一刻是一年中最快乐、心情最激动的时刻。小朋友相互搂抱着,蹦啊跳着,兴奋地尽情地喊叫。
      “过年好!过年好!”、“恭喜发财!”、“爷爷过年好!”、“大伯过年好!”、“大娘过年好!”、“叔叔、婶、过年好!”、“小朋友过年好!”,院子大大小小几十口人,除夕夜十二点钟辞旧迎新时刻,全都到院子里相互拜年、相互祝贺。拜年祝福声不绝于耳,场面火爆,气氛十分热烈。小孩子最高兴了,乐得嘴咧得老大,因个个衣兜里都揣满了装压岁钱的红包。
          大家又各自端出一盆盆、一盘盘、热气腾腾的饺子,连同酒瓶、酒杯、碗筷,摆放在门前八仙桌上。你尝尝我的,我吃吃你的,相互品尝。猪肉酸菜馅的,牛肉萝卜馅的,三鲜馅的,鱼肉馅的,…风味各不相同,吃起来各有滋味。最话跃的是我们这些小孩子,一家吃一两个沒吃上几家,肚子就涨了。这一刻大院人群熙熙攘攘,往来穿梭,端起酒杯互相碰撞着,欢声笑语,热闹得像个大家庭,其乐融融。
       1960年回家乡,离开那大院后,多少年过去了,大院里的邻居们,那大伯大娘大叔大婶小朋友们的音容笑貌总闪现在眼前,特別是过春节,总怀念大院那浓浓年味…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4-16 23:0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文笔流畅,再现当年四合院的情景。

    点评

    谢点评、加精,努力再贴新作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4-17 11:25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4-17 00:3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写得好!写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四合院,更写出了四合院里邻居们的生活和亲情!

    点评

    四合院就像个大家庭,邻居们好似亲人至今难忘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4-17 11:27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28 10:23
  • 签到天数: 30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4-17 11:2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独享独行 发表于 2023-4-16 23:06
    文笔流畅,再现当年四合院的情景。

    谢点评、加精,努力再贴新作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28 10:23
  • 签到天数: 30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4-17 11:2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4-17 00:37
    写得好!写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四合院,更写出了四合院里邻居们的生活和亲情!

    四合院就像个大家庭,邻居们好似亲人至今难忘。

    点评

    这种亲情是最可值得珍视的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4-17 13:09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4-17 13:09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铁风 发表于 2023-4-17 11:27
    四合院就像个大家庭,邻居们好似亲人至今难忘。

    这种亲情是最可值得珍视的

    点评

    住楼房人际交流淡泊了,电梯里熟面孔点个头都不知道姓什么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4-24 22:04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28 10:23
  • 签到天数: 30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4-24 22:0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4-17 13:09
    这种亲情是最可值得珍视的

    住楼房人际交流淡泊了,电梯里熟面孔点个头都不知道姓什么。

    点评

    是的!现在彼此都不认识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4-25 00:13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4-25 00:13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铁风 发表于 2023-4-24 22:04
    住楼房人际交流淡泊了,电梯里熟面孔点个头都不知道姓什么。

    是的!现在彼此都不认识!

    点评

    住四合院邻居象亲人一样被此关心互相帮助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3 12:34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28 10:23
  • 签到天数: 301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3-5-3 12:3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4-25 00:13
    是的!现在彼此都不认识!

    住四合院邻居象亲人一样被此关心互相帮助。

    点评

    是啊,彼此都认识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4 00:29
    我住27层楼,现在是不仅同楼同层不相识,住在隔壁也不认识!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3 16:38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3 16:3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铁风 发表于 2023-5-3 12:34
    住四合院邻居象亲人一样被此关心互相帮助。

    我住27层楼,现在是不仅同楼同层不相识,住在隔壁也不认识!!

    点评

    对啊,隔壁都不认识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4 00:30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4 00:2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铁风 发表于 2023-5-3 12:34
    住四合院邻居象亲人一样被此关心互相帮助。

    是啊,彼此都认识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4 00:3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独享独行 发表于 2023-5-3 16:38
    我住27层楼,现在是不仅同楼同层不相识,住在隔壁也不认识!!

    对啊,隔壁都不认识!

    点评

    我在这里只结交了3位姓李的,第一位是一次在路上看见一位老头,拄着拐杖手里还提着个包,我就让保姆帮他提包并扶着他。一问才知道是同住一楼,他比我大6岁,参加过抗美援朝,是离休干部。我们小区旁边就是干休所,他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4 09:19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4 09:19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5-4 00:30
    对啊,隔壁都不认识!

    我在这里只结交了3位姓李的,第一位是一次在路上看见一位老头,拄着拐杖手里还提着个包,我就让保姆帮他提包并扶着他。一问才知道是同住一楼,他比我大6岁,参加过抗美援朝,是离休干部。我们小区旁边就是干休所,他天天去那里取报纸,看完每天送给我,他家里的呼叫器是我替他买的。第二位也是同住一楼,在电梯里他先跟我打招呼,聊起来才知道是同龄人,比我大几个月。他是西农毕业的,可以说是百事通没有他不懂的事。还有一位是90后,是同住一层楼的人家请人吃饭,来我家借凳子,还让我家保姆过去帮忙,也请我过去。聊起来知道他是我的老乡,还在芬兰工作过一段时间,他精通电脑和手机,自幼失去母亲,我们之间就有种莫名的亲近,我的心电图机就是他帮忙买的,手机电脑有问题都找他。

    点评

    这也满好啊,说明老师有人缘!我不行了,首先是耳朵听不清了,其次是我的眼睛有问题,往往第一次遇见的人第二次就不认识了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5 00:54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5 00:54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独享独行 发表于 2023-5-4 09:19
    我在这里只结交了3位姓李的,第一位是一次在路上看见一位老头,拄着拐杖手里还提着个包,我就让保姆帮他 ...

    这也满好啊,说明老师有人缘!我不行了,首先是耳朵听不清了,其次是我的眼睛有问题,往往第一次遇见的人第二次就不认识了。

    点评

    我在路上认识的那位姓李的,他是老干部,我给他在网上买过门铃,替他修改过个人传记。我们住的小区旁边是党校家属区,他每天去拿报纸,回来就送给我,我要是不在就插在门手柄上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 天前
    您这把年纪,记忆思维那么清晰锐利,够好了,我的眼睛耳朵听力都很好,就是记忆了太差了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5 06:42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5 06:4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5-5 00:54
    这也满好啊,说明老师有人缘!我不行了,首先是耳朵听不清了,其次是我的眼睛有问题,往往第一次遇见的人 ...

    您这把年纪,记忆思维那么清晰锐利,够好了,我的眼睛耳朵听力都很好,就是记忆了太差了!

    点评

    我的记忆力也不好,经常是想起一个人,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6 00:07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6 00:0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独享独行 发表于 2023-5-5 06:42
    您这把年纪,记忆思维那么清晰锐利,够好了,我的眼睛耳朵听力都很好,就是记忆了太差了!

    我的记忆力也不好,经常是想起一个人,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。

    点评

    有时候想问别人个事,可张开嘴就忘了!我跟前一直放些买了药一面没字的说明书和笔,随时记些事。,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6 09:06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6 09:0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5-6 00:07
    我的记忆力也不好,经常是想起一个人,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。

    有时候想问别人个事,可张开嘴就忘了!我跟前一直放些买了药一面没字的说明书和笔,随时记些事。,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3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258 天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发表于 2023-5-6 09:3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各种生活有各种生活的好与坏,不过现在都自己关门住了,邻里之间就不那么交流了

    点评

    是的。其实,早在文革中同一个大杂院里的邻居们就较少交往了,因为怕惹出祸事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7 00:29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5-5-24 17:27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7 00:2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雨霁阳光 发表于 2023-5-6 09:37
    各种生活有各种生活的好与坏,不过现在都自己关门住了,邻里之间就不那么交流了

    是的。其实,早在文革中同一个大杂院里的邻居们就较少交往了,因为怕惹出祸事。

    点评

    现在搬迁后到哪儿都是陌生人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7 08:26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6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767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23-5-7 08:26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剪烛西窗 发表于 2023-5-7 00:29
    是的。其实,早在文革中同一个大杂院里的邻居们就较少交往了,因为怕惹出祸事。

    现在搬迁后到哪儿都是陌生人!

    点评

    是的,这里面有各种原因,但是住楼房肯定也是原因之一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-5-8 00:55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四季歌文学社区 ( 京ICP备14012862号-2  

    GMT+8, 2024-6-20 13:03 , Processed in 0.120797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